郭筱琦 杜艷 王馨
  “被告人李麗萍犯故意傷害罪,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……”2014年11月13日,法院的這份判決,終止了一個女人最後的奢望。我也不禁思緒蹁躚,唏噓不已。
  這是一起典型的故意傷害案件,李麗萍持刀將程英臉部劃傷。臉是女人最看重的地方,是什麼讓她舉起凶器,揮向對方臉部呢?
  案子提起公訴前,我最後一次提審了李麗萍。
  “姓名?”我按部就班地問道。
  “程英不是我朋友。”牛頭不對馬嘴,犯罪嫌疑人不是叫李麗萍嗎?怎麼突然冒出這一句。
  接下來的訊問,她的故事呈現在了我的面前:
  李麗萍與程英的衝突源於一個叫楊明的男人。楊明出身貧寒,比李麗萍小5歲,雖是貧賤夫妻,倒也恩愛。婚後,他們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。楊明一門心思想創業,李麗萍不僅說服父母出資10萬元給楊明作本錢,還特意辭職做起了“賢內助”,楊明允諾一定要讓李麗萍幸福。
  可楊明生意不順,沒幾年便連本帶利賠個精光。公司關門後,楊明整日萎靡不振,靠李麗萍打零工糊口。在妻子的建議下,楊明嘗試網上炒股,每天看電腦查股市,交了不少“股友”,不久便小賺一筆。小家庭終於回覆了往日的溫馨。
  楊明告訴李麗萍,自己入門快全虧“貴人”老張提點。上門拜謝後,李麗萍發現,老張是生意人,家財萬貫。更讓李麗萍羡慕的是他的妻子程英,雖與自己年紀相仿,卻白凈苗條,保養得極好,不知比自己強多少。兩家交好後,楊明動不動就去張家“學炒股”。不久,張家買別墅要裝修,老張太忙顧不上,正好楊明乾過這行,就去幫忙。
  開始李麗萍沒在意,後來發現不對勁。裝修結束了,楊明還天天往張家跑,對自己愛答不理,也不管孩子。程英則經常誇楊明能幹。
  兩個月後,程英上門放話:“我和楊明好了,你們離婚吧。”
  面對這囂張的背叛,李麗萍忍辱哀求丈夫不要離婚,楊明卻說不離婚可以,但要與程英保持情人關係。李麗萍含淚點頭。程英離婚了,與楊明在外過起了小日子。之後,楊明很少回家,一回家便對李麗萍非打即罵。日子久了,李麗萍便開始在身上配備了防身之物。
  2014年8月,李麗萍在一家醫院門口看到自己的丈夫與程英舉止親密,不由怒火中燒,衝上去一把揪住程英的頭髮打了起來,楊明本想去掰開妻子的手,但李麗萍掏出了一把水果刀朝楊明晃了晃。
  為穩住李麗萍,楊明說:“你放開她,我和你好好過日子。”話音未落,程英叫了起來:“楊明,你走開,我不怕死。”“你還怕不怕死?”李麗萍拿刀往程英臉上划去。此刻,嘴硬的程英服軟了,李麗萍也怔住了,只獃立在那裡等待警察的到來。
  案發後,李麗萍想和解,被程英一口回絕。我看完案卷後,也給程英打過電話,想再聽聽她的意見,卻傳來程英尖厲的聲音:“和解是不可能的,我要讓那個女人坐牢!”
  唉,到底是誰傷害了誰?感慨間,忽然聽到李麗萍喃喃自語:“當時楊明說要和我一起好好過的,他是真心的嗎,我們還能回頭嗎?”
  我無言以對,只能勸她安心認罪服法。問世間情為何物?是愛造就了她,讓她堅強、勇敢,撐起小家庭的一片天;但也是愛毀了她,讓她絕望、瘋狂,畫地為牢,將自己逼進了犯罪的深淵。(作者單位:江蘇省無錫市濱湖區檢察院)  (原標題:女人間的傷害)
創作者介紹

裸妝

sb70sbiz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