央廣網北京7月12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《全球華語廣播網》報道,站在金色音樂廳的舞臺上,身著華麗演出服,芊芊玉指奏出美妙音符,她,就是著名小提琴家陳美。不過陳美的愛好卻遠不止小提琴,滑雪又是她一個生命的摯愛。
  身穿白色滑雪服,這一次陳美站在了索契冬奧會的賽場上。
  陳美:我希望能夠有兩次完美的滑行,這會讓我的餘生沒有遺憾。
  白色的雪道上,她的身影像精靈一樣迴轉著。最終,她以3分26秒97的成績完成比賽,雖然成績墊底,但是她依然開心。
  陳美:我記得我撞了三次旗門,不過我畢竟完成了比賽,就像我之前說的那樣,就算我是最後一名,這次經歷足夠讓我記憶一輩子。
  索契冬奧會上,35歲的陳美跨界演出,讓大家津津樂道。不過,昨天一條重磅新聞讓人大跌眼鏡。斯洛文尼亞滑雪協會的4名官員涉嫌操縱陳美早前在斯洛文尼亞的比賽成績,遭到停職4年的處罰。陳美因造假獲益,這才獲得了索契冬奧會的參賽資格。
  在索契冬奧會前,陳美只有獲得足夠的積分,才能夠有資格參加冬奧會,他需要在瑞典挪威與斯洛文尼亞等地參賽,但斯洛文尼亞滑雪協會11號表示,有證據表明1月份在斯洛文尼亞進行的比賽中,有人在泰國冰雪運動官員的授意下,幫助陳美取得了冬奧會參賽資格,在那場比賽中,出發名單包括一名根本沒有比賽的選手,一名摔倒的運動員,最後被記錄為排名靠前,此外比賽日期與實際的比賽時間也不相符,斯洛文尼亞滑雪協會表示,儘管已經對涉嫌操縱比賽的4名官員進行了停職處理,但目前還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陳美本人是這一事件的知情人。
  北京社科院體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金汕認為,如果事情屬實的話,陳美想要再參加奧運會就不太可能了。
  金汕:本來她參加冬奧會不可能取得名次,他只不過就是讓人們博得眼球,關註一下她,其實對她來說倒是無所謂,但對她的品行,包括評價她的價值,奧運會也會受到很大的影響,因為你本來是為了秀,最後沒想到她是出現了醜聞,所以對她以後的藝術人生來說,我覺得也是一個挺大的污點,奧運會就肯定不會讓她造假,至少停賽3年5年,她歲數也不小了,也不可能再重新參加了。
  那麼陳美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?怎樣的經歷,讓她為了能夠參加索契冬奧會,而不惜涉嫌製造假成績呢?
  陳美是一位新加坡出生的泰中混血,英泰雙籍小提琴演奏家,兼上古典音樂以及流行音樂,她3歲開始習琴,5歲學拉小提琴,10歲與倫敦愛樂愛團同台演出,11歲入讀英國皇家音樂學院,比同學年輕7歲,1990年陳美推出首張唱片,在全球大賣一千萬張,在陳美的心中一直有一個滑雪的夢,她說我愛白色的雪道,就像我愛金色的音樂廳一樣。陳美的媽媽是位華人,堪稱虎媽悉心的栽培讓女兒踏上了星途,卻也賠上了母女情。擔心手指受傷不能演奏小提琴,作為經紀人,陳美的媽媽全天候監控著陳美,禁止她滑雪練習,難以忍受母親的諸多管束,陳美在21歲生日前,將擔任經濟人的母親解雇,母女自此決裂,脫離了母親的掌控2009年,陳美搬到了瑞士阿爾卑斯山居住,開始進行訓練,以參加冬奧會為目標。
  可以說,陳美一直在她母親的“強權教育”下成長。有人說,這是典型的“虎媽式”教育。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,陳美的誠信危機雖然不能說是“虎媽”教育導致的,但嚴苛的教育實際上會導致孩子在成長過程中,人格和身心存在缺陷。
  熊丙奇:有的父母他可能會把自己的意願強加給孩子,並沒有跟孩子去進行溝通和交流,也沒有註重孩子內心的一種需求,那在這種比較嚴苛的教育模式之下,孩子可能會比較聽話,也可能會出一些成績,但在這些光鮮的背後可能他們內心的痛苦,或者說他們自身所存在的心理上的問題,可能卻被忽視,因此這種事情可能要提醒所有的父母,就是在關註孩子的成長過程當中,關註孩子的人格、身心健全、健康,不能夠把自己的意願強加給孩子。
  熊丙奇提醒,類似“虎媽”的教育方法對某些孩子或許是適當的,關鍵要看孩子的特點,要因材施教。
  熊丙奇:比如說這個孩子本身他在成長過程中,有一些行為習慣,生活習慣不良的一種表現,那父母在這個時候應該對他進行比較嚴苛的管理,關鍵就是在於就是要採取適合孩子人格健全、身心健康的模式,去關註孩子,父母與孩子平等的交流這是第一位的,孩子的健康是第一位的,如果僅僅是追求功利的成績,這都可能會給孩子的未來產生比較大的傷害。  (原標題:陳美索契冬奧會成績涉嫌造假 其母教育方式引熱議)
創作者介紹

裸妝

sb70sbiz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